转型中的G20:全球愿景 中国方案

即将于今年9月初在杭州将举办G20峰会,成为本年度我国最重要的主场活动之一。3月24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上,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以及央行行长周小川向大家介绍了此次G20峰会最新筹备情况与主要议题。

  王毅:G20是中国最重要的主场外交


  王毅提出,杭州峰会是中国今年最重要的主场外交,也是最受国际社会重视和期待的国际经济和金融的治理平台。

  当前世界经济面临着诸多挑战,也使得此次G20峰会被寄予厚望。王毅表示,一方面信心有所动摇,危机到现在已经八年了,但世界经济仍然没有完全重回正轨,老的问题没有解决,新的挑战不断涌现,贸易、投资、地缘政治等各类问题相互交织,大家都在思考出路何在。

  同时,增强动能不足,单纯依靠财政和货币政策的路子,边际效益在下降,新的增长点还没有完全形成,世界经济处在一个动力转换青黄不接的过渡期。

  在这种情况下,世界各国难以形成合力,主要经济体的政策明显地分化,有的选择安全的短期政策,有的尝试结构性改革等中长期的政策,贸易投资的保护主义有所抬头,区域的自贸安排缺乏有效的协调。

  “我们需要回答如何构建开放型的世界经济。面对这样的形势和挑战,国际社会都期待杭州峰会能够给出一个答案。”王毅强调,作为主席国,中方高度重视峰会的筹备工作,习近平主席已经向世界清楚地阐明了中方办会的宏观的思路,中国政府各个部门和浙江省杭州市都已经动员起来,各项筹备工作正在快速地推进。

  此外,王毅向博鳌论坛参会者介绍了中方作为主席国对于今年G20峰会的成果的一些设计和考虑。

  首先是把握方向,在当前时刻G20有责任站出来为世界经济指明方向,既治标求眼下的稳增长,也要保增长以谋长远添动力。事实已经证明单纯依靠财政的刺激和货币的宽松不是长久之计,要实现强劲、平衡、可持续的增长必须倡导创新,走创新驱动之路,必须深化改革,把结构性的改革落实到位,必须扩大开放,在开放中谋求发展共赢。这是解开中长期增长潜力这把世界之锁的钥匙,也是世界经济未来发展的必然的方向。

  第二是挖掘动力,王毅表示,中国将积极地探索振兴世界经济的新思路,在增长、贸易、投资、金融等各个方面来寻求突破、释放潜能,联合G20其它成员制定一份世界经济的创新增长新蓝图,通过新工业革命、数字经济等新元素、新业态,从根子上来解决增长动力不足的问题。中国将大力促进贸易投资合作,让这两大增长的引擎能够转动的更加强劲,制定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行动计划,把发展问题放在宏观政策协调的突出位置,让G20先行一步,带动世界各国实现共同发展。

  第三是面向行动。“承诺一千不如落实一件,我们将努力让杭州峰会成为”DO SHOP“,而不是”TALK SHOP“,我们正在推动数字经济新工业革命、可持续发展、反腐败、可再生能源、能效等诸多领域制定相应的行动计划,把共识转化为具体的措施,争取产生实实在在的效果,我们也将推动G20成员率先签署气侯变化的巴黎协定,让巴黎大会的成果尽早得到落实。”王毅说。

  第四是谋求转型,有人说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减速,G20开始走下坡路,王毅对此并不认同,这是因为G20这个组织形式从本质上反映了国际力量对比的现实变化和发展的趋势,具有发达国家同发展中国家平等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先天的优势,G20的地位和作用是不可替代的。同时中国认为G20也需要与时俱进,逐渐地从一个危机应对的平台向长效治理的机制转移,从侧重短期政策向与中长期政策并重去转型。

  “我们希望杭州峰会可以成为G20转型的一个新起点”王毅表示。但他同时坦言,对于所描述的G20的宏观思路、成果的设计能不能真正落地的担忧不无道理。

  “不可否认,在当前的世界经济条件下困难肯定是有的,但G20的使命就是不负各方的期待,发挥引领的作用。同时,办好杭州的峰会并不是中国一家的事情,需要所有成员携起手来共同努力。为此,我们要发扬伙伴精神,保持团结合作,加强政策协调,采取集体行动,我们要拿出决心勇气,勇于探索创新,敢于走出新路。我们要坚持开放包容,广纳良言,集众智、聚合力,我们要展现战略视野,努力打造富有全局和长远意义的峰会的成果。我相信在大家的共同支持和帮助下,杭州峰会一定能够取得成功,我们一定能够为G20的合作书写新的传奇,为世界经济注入新的活力”王毅说道。

  高虎城:G20有责任为全球经济增长复苏贡献力量

  高虎城在此次博鳌论坛上表示,G20是源于全球应对金融危机的一个机制,近年来随着金融危机的影响逐渐地在消除,G20的关注重点已经逐步由解决金融危机所带来的问题转向经济增长。经贸问题协调等中长期问题已经摆在G20的问题上面。

  在加强财经金融合作的同时,G20加大了对贸易和投资问题的投入和重视,多次举办了贸易部长会议和贸易投资工作组的会议,正在实现从危机的应对治理,向长效治理结构和体制的战略转型。

  当前全球贸易下滑,跨国投资尚待恢复,作为人口占全球2/3,国土面积占全球的60%,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的85%、贸易占全球的80%、国际投资占全球的60%的20国集团,高虎城认为,有责任采取相应的积极的措施,为促进全球的贸易和投资增长特别是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复苏贡献力量。

  在去年土耳其安塔利亚G20的峰会上,G20领导人达成重要的共识,要求G20进一步加强在贸易投资问题上的协调合作,指示贸易部长定期举行会议,并同意建立支持性的工作组。高虎城表示,今年中方作为G20的主席国,将推动各方加强G20贸易投资机制的建设,同时全面推进各方共同感兴趣的具体议题的讨论、合作和进一步的阐述下一步合作的立场、原则。

  高虎城透露,中方已经决定于7月9日到10日在上海举办G20贸易部长会议,并在此之前举行三次贸易投资工作组的会议,希望形成务实有效的成果,提交9月份的杭州峰会作出决定。

  1月底,贸易投资工作组的第一次会议在北京成功举行,与会方普遍支持中方提出的议题设置和合作方向,并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积极的建议和意见。

  高虎城表示,中方将与各方一道争取推动经贸领域实现五个方面的成果,一是建立G20的贸易投资合作机制,实现G20贸易部长会议的机制化。二是建立G20全球贸易增长战略,确立G20贸易领域的合作框架,努力降低全球的贸易成本,推动新型的贸易业态特别是跨国电子商务的发展以及服务贸易全球价值链等新的议题,努力降低全球的贸易成本。三是为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做出更多的贡献,包括反对贸易保护主义,限制和克制审慎的应用贸易救济措施,加强区域贸易协定与多边贸易体制的协调,以及探讨在内罗毕会议之后多边贸易体制的发展方向,以及遗留问题的深入的探讨。四是制定G20全球投资政策的指导原则,应对全球投资规则的碎片化,并就投资便利化、投资促进,加强对低收入国家支持等提出一揽子的建议和方案。五是制定全球价值链能力建设的战略计划,帮助发展中国家和中小企业开展能力建设,积极构建包容、协调的全球价值链的体系。

  周小川:财经口在G20议题中历来是重头戏

  周小川表示,在历年G20峰会上,财经领域讨论的重头戏。首先要讨论全球经济形势,也包括各国所发生的一些特殊经济情况。

  “讨论经济形势首先它是非常必要的,尽管讨论形势不一定要得出重要的决议,但是形势判断是其它所有对策的基础。”周小川说道:“另外,当全球经济形势不平稳时,会忽然冒出一些很重大的问题,甚至能够左右原来预定好的财经的议题,大家可能也记得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有个别国家,像希腊那时候正好赶到2011年G20加纳峰会召开的前夕,那个会议的整个聚焦点在很大程度上转移到希腊问题,这种情况还是有可能发生的”。

  周小川介绍称,今年G20在财经领域的议题选择有几个方面:一个是国际金融体系,历来是G20关注的问题。首先在危机发生时,在2009年、2010年、2012年的G20峰会,都希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能动员更多的资源,同时能够更好的预警,解决问题,能够更好的反映世界经济结构的变化,特别是像新兴市场权重的变化等问题,其中也包括SDR这类议题。

  此外,周小川表示,每次G20峰会都会通过金融改革的有关议题,主要是由金融稳定理事会(FSB)来归纳,向大会做汇报。

  “因为G20是为了应对危机,危机就是需要改革,这些年陆陆续续有很多重要的金融改革,大家印象比较深的是巴塞尔三关于银行体系的改革,其实每次都有新的内容”周小川表示,此次也会在金融改革比较重点强调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和继续讨论处理大而不能倒的金融机构的议题。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财经议题还包括普惠金融与绿色金融。

  周小川介绍称,普惠金融就是强调如何更好的为发展中国家、为贫困群体、为大众、为中小企业做好金融服务专门成立了工作组。绿色金融,是在全球气侯变暖、环境受损的情况下,进一步的金融活动要明确支持绿色发展,使用的工具包括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等新型工具,为此也成立了工作组。

  此外,和前两届一样,本次G20峰会还会讨论税收问题,“财政政策的顺利实行要动员更多的税收,前两年有一个题目叫”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要防止一些国家的财政收入状况进一步恶化,从而也会减弱财政政策的能力”。

  周小川表示,每一次G20峰会后,在一部分经济议题和改革议题上会形成大会批准的或者大会同意的文件,一般最后会开出一个单子,可能六七项或十来项,这个是表明G20国家经过首脑批准达成共识下要执行落实的内容,因此每次峰会也要回顾一下以前所同意的文件落实的情况怎么样,有哪些困难和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