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云之殇 一家钢铁电商平台的背影

4月24日,当记者时隔四个月再度来到位于上海宝山区的复旦软件产业园大厦5楼时,眼前已是一家全新的餐饮企业,前台摆放的蝴蝶兰花团锦簇,暗示着新主人乔迁不久。

  这幢高12层的甲级写字楼里入驻着数十家大大小小的公司。尽管位于远离市中心的宝山区偏远地段,大楼的招商似乎并不受影响,而入驻企业更换也时有发生。在这个新生和速朽并存的时代,企业的进出本不是什么奇事,但5楼企业的这次改换门庭却另有深意。


  很难让人相信,就在四个月前,5楼大半个楼层还是一家信心满满谋划新三板上市的钢铁电商总部——曾号称同业民企中排行第三的钢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钢云”)上海总部当时就坐落于此。

  “找钢云吗?”一名路过的隔壁公司职工似乎已习惯了时不时来探访询问的陌生人,“他们早就不在了。前阵子这里吵得可凶了,有客户来讨发票的,也有员工来要工资和搬电脑的。”

  这家业内知名的钢铁电商平台如今已是树倒猢狲散。复旦软件园招商部人士告诉记者,钢云早在春节前就已搬离该办公点,“据说是经营出现了问题,公司歇业了。”之后员工全部遣散,公司旗下的米钢商城网站也已改换别名。自此,钢云或米钢的名头渐渐被江湖所遗忘。

  然而,它留下的债务问题仍在持续发酵。本报记者获悉,今年6月,钢云电商CEO朱志生作为被告的一个民间借贷纠纷案将在宝山区人民法院开审。前有钢贸商圈内的欠债尚未结清,后有资本市场的融资残局仍待收尾——钢云身后的一地鸡毛足以映射当下部分钢铁电商平台的乱象:一边是经营风险叠加资金链断裂的剧情;另一边是试图从新三板或其他渠道野蛮圈钱的真相。

  追溯这一切还要回到去年12月。彼时,正值公司CEO朱志生失联的消息在业内风传,钢贸商圈子就此掀起一场轩然大波……⊙见习记者金嘉捷 ○编辑秦风

  CEO失联钢贸圈巨震

  接线姑娘把电话机话筒撂在一旁,这样她可以专心研究如何编辫子。另一方面,忙得焦头烂额的临时负责人要面对每天不断赶来催开月底进项发票的钢贸商,现场争执和质问的声音此起彼伏

  来自江苏某钢铁加工厂的卢老板没料到,去年的平安夜竟只能在上海度过。

  当时连续两天,卢老板都到位于复旦产业园的钢云电子商务公司上海总部询问情况,却迟迟没得到答复。“在圈里听说米钢出事了,甚至有的说股东高层进‘局子’了,资金周转都出现问题。我担心他们发票开不出就赶过来打听情况。”经过两天的蹲点,他已经有些疲乏,在和本报记者交谈时语调也有些迟缓。

  比卢老板更着急的是在上海本地做钢贸生意的肖先生。“快到年关要把账结了,可是米钢这边不给我们开发票,我们就没法问客户收钱。”他指着一份详细记录交易内容的清单告诉记者:“上个月的货按理已经到了开票期限了,但业务员联系不上,我只得专程过来。如果钢云不给出解决方案,我也没法回去交差。”

  他们口中的钢云是一家上线才一年多的钢铁电商平台,打着提供一站式深度整合服务的旗号迅猛开拓市场。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截至去年11月,旗下米钢商城的线上交易量已达140万吨,按每吨单价2000元估算,交易额达到28亿元。这对于一家起步不久的民营钢铁电商零售平台来说,已是不错的业绩。而就在出事前一个月,钢云电商的业务仍做得风生水起。

  但到了2015年12月14日——钢云电商旗下的米钢网站报价更新永远停留在这一天,钢云电商公司上海总部门口开始陆续聚集起来自各地的钢贸商。这些手持账单的老板们脸上都有几分焦躁,连续数天的绵绵阴雨更让他们的心情变得阴郁。

  当时,大多数钢云员工还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对公司当时的“三不管状态”,他们也乐得清闲。“公司领导外出开会一个多礼拜,我们每天就来打个卡,就当是圣诞节提前放假。”一位员工告诉记者。而像他这样每天来公司喝茶聊天的还有几十名员工。

  一方面,公司的所有业务已基本瘫痪。从2015年12月14日起,钢云电商就停止更新米钢网站报价,负责客服的接线姑娘把电话机话筒撂在一旁——这样就没有电话能打得进来,她可以专心和同事研究如何编辫子;另一方面,忙得焦头烂额的临时负责人要面对每天不断赶来催开月底进项发票的钢贸商,现场争执和质问的声音此起彼伏。

  但始终没有高层出来安抚,这也让更多人陷入恐慌。一位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提供的说法是,钢云拖欠宝钢集团旗下子公司山东宝华耐磨钢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宝华”)相关款项未付,公司老总随后因债务纠纷被警方控制。出于对公司能否继续运营的担心,一时间所有客户都来讨票,这更让月度开票额度有限的钢云难以招架。

  对此,钢云一位姓李的经理表示:“发票正常都是隔月开的,有时候发票有点多,一下子有几张开不出也是正常的,现在高层和财务也都能联系到。”他随后拨通了未在现场的公司中层负责人杨帆电话,对方给出“官方”回应:“我们正在重组过程中,具体信息不便透露,之后会成立新公司。”

  但这样的回答很难让在场讨票的客户信服。据他们反映,正是因为原本负责联络的各地业务员无法联系上了才会赶到这里,这不太像是要成立新公司的迹象。与此同时,很多员工的工资和提成都已拖欠数月不发。

  随后几个月中,记者多次拨打公司CEO朱志生名片上的手机号码试图联系,也一直无人接听。

  融资野心:未上市先圈钱

  私募从业人士指出两大问题:首先,私募基金必须以100万起投,而“稳健1号”宣传资料显示50万起投;第二,昶岳基金的宣传手段也涉嫌违规

  尽管整个钢云如今已近乎销声匿迹,但在此之前,这家公司一度还是私募基金口中前景无限的新三板上市潜力股。

  记者调查发现,华夏国投旗下的昶岳股权投资基金(下称“昶岳基金”)去年发行的“昶岳稳健1号”正是以钢云电商为投资标的,其投资亮点在于公司有望在2016年挂牌新三板。

  根据宣传资料,这只专项基金50万元起投,10万元累进,首期规模为8000万元,投资期限1+1年。投资金额50万-100万元,第一年年化收益13%,第二年年化收益14%+浮动;投资金额100万元以上,第一年年化14%,第二年年化15%+浮动。

  还款来源有三:一是钢云电商的收入;二是上市退出或并购;三是昶岳基金100%回购。不过在向客户推荐的过程中,第二种才是真正的产品卖点。而去年6月,钢云电商和招商证券签订新三板上市保荐协议,这更给了私募基金推荐的底气。

  此前,当记者问及这只基金的申购情况时,昶岳基金一位工作人员遗憾地向本报记者表示,因销售火爆申购已经结束,但还有另一只“善投1号-新三板产业投资基金”,也是以钢云为标的的产品,且更加灵活可靠。基金赎回期限有三个月、半年和一年多种选择,年化10%以上,5万、10万即可起投,目标募集5000万。

  “现在手头以1-2元/股的价格买入,未来钢云上市价格在5元/股,可能涨到50元,收益会非常丰厚。”上述工作人员如是介绍。

  他宣称:“我们这边老大和钢云总经理私交很好,现在已确定有实力强大的国企接盘,再加上有券商的保荐,钢云肯定会挂牌,我们的投资就是要上还没上的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上查到,朱志生和杨晓被同时告上法庭,而一位同样名为杨晓的人在2015年12月23日之前一直都是华夏国投的股东兼监事。

  另一方面,且不论上述错综复杂的关联关系,仅看这家昶岳股权投资基金的操作手段也是问题重重。

  私募从业人士向本报记者指出两大问题:首先,私募基金必须以100万起投,而“稳健1号”宣传资料显示50万起投。而据记者了解,第二只以钢云为标的的产品最低可以按配资方式从5万、10万起投。

  根据今年4月15日中国基金协会最新颁布的《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规定,私募基金的“合规投资者”必须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且符合下列相关标准的机构和个人:一是净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的机构;二是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的个人。

  这一条与此前2014年开始实行的105号文《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一致,今年上海证监局也以新规标准对业内向不合规投资者销售的私募进行过顶格处罚。

  第二,昶岳基金的宣传手段也涉嫌违规。根据《暂行办法》中相关规定,募集机构不得通过公开出版资料、公共门户网站链接广告、博客等媒介渠道推介私募基金。然而,记者查到其刊登在去年8月8日一家公开发行报纸上的一则广告,通过华夏国投的名义宣传旗下产品“稳健1号”、“善投1号”,其中善投1号显示可以以10万元起配资,年化10%-15%。此外,在微博上也能搜到相关宣传信息。

  债务残局:米钢商城变身宝华电商

  时隔多月,再次打开钢云电商网站时,米钢商城已悄然消失,导航栏上出现了宝华集市和宝华商城,二维码扫一扫显示的也是下载宝华电商APP

  记者获悉,去年底的“钢贸商集体讨票风波”已渐渐平息——最终,发票如数开出。

  至于业内传闻钢云与山东宝华悬而未决的债务纠纷又何去何从?时隔多月,再次打开钢云电商网站时,米钢商城已悄然消失,导航栏上出现了宝华集市和宝华商城,二维码扫一扫显示的也是下载宝华电商APP,进入后发现依然是钢云电商的下载界面。

  记者从山东宝华内部人士处获悉的信息,是钢云被宝钢收购了,钢云这个抬头不再用了,这个平台以后就变成山东宝华的了。

  而另外一位山东宝华上海办事处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钢云不是被收购,是有一部分业务员来宝华了。钢云和我们宝华没有什么关系。”但他随后又表示,“钢云网站的确是被宝华买下来了。”

  记者致电山东宝华处询问此事,对方却表示不清楚具体状况。

  公开资料显示,山东宝华是上海宝钢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宝钢国际”)和山东华星耐磨钢有限公司双方各出资1亿元成立的合资公司,山东宝华和宝钢国际的法人同为姚林龙。宝钢国际为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其实山东宝华作为宝钢股份的子公司,已经拥有实力强大的集团旗下电商平台欧冶云商的工作站点。在此背景下,其接手钢云电商平台之举很容易让人猜测是否是债务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法之一。这又恰巧应和了此前昶岳基金工作人员推销时承诺的国企接盘。

  至于钢云电商背负的债务解决途径,记者从掌握的一份文件资料看到,2015年3月,钢云电商与昶岳基金签署了一份8000万元的借款合同,前者以30%的股权质押给昶岳基金,预计2017年还清债务。

  此外,钢云电商还有来自昶岳的股权投资。据昶岳基金业务人员介绍,该基金通过股权投资的方式持有钢云电商15%的股权,再加上借款质押的30%股权,昶岳基金总共持有钢云电商45%股权。

  另一方面,“昶岳稳健1号”和“善投1号”最终实际募得资金并未公开。根据当时承诺的三种还款方式,依靠钢云收入和上市退出或已无望实现,剩下的只有并购和昶岳100%赎回。资料显示,昶岳基金目前的注册资本为1.2亿元。记者也曾多次致电华夏国投和昶岳基金,电话长时间无人接听。

  猜中了开头,猜不中结局

  随着商业模式的成熟,熬过亏损期的平台甚至开始盈利。然而,钢云电商却因过度膨胀的野心以及承担了与实力不符的风险,最终资金链断裂

  纵观钢铁电商行业,无论是老将抑或新秀,入局者无不具有深厚的资金实力。原因就是电商平台从创立开始便意味着不断烧钱,直到用户积累成熟,形成商业模式。而问题在于,谁也不知道这个过程要经历多久,企业能否撑到盈利的那一天。

  钢云电商便败于烧钱模式。与钢云电商曾有业务往来的钢铁加工厂卢老板告诉本报记者,客户在米钢网上操作都是免费的。后者作为钢铁交易中间商不收取任何服务费,平台上的价格平进平出。

  “这种模式明摆着是亏本的,因为还有过票的手续费、员工工资等需要支出,所以公司就一直处于烧钱状态。估计米钢网就是想把流量做大、吸引风投,最后融资上市,但现在还没融到足够的钱就已撑不住了。”卢老板说。

  而钢云电商一直对外宣传的一站式钢铁服务平台在业内看来不过是新瓶装旧酒,遵循的仍是传统贸易商的套路。一位从业十多年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所谓的钢云模式是吹捧出的电商概念,实际没逃出传统钢贸商的做法——“毕竟套个钢铁电商的名义,人家就觉得你有实力,传统贸易商没什么实力。”

  “其实这和电商平台没有什么关系,招也不是什么新招,做法和传统钢贸商一样。”上述人士进一步解释,目前电商平台已有的代购模式是为上游企业集中采购货物,即收取企业的保证金后去钢厂下订单进货,平台监管持有货物并负责配送等,从中收取服务费。“这叫给别人放杠杆,平台自己要防范对方违约的风险。但钢云倒过来,它自己没有钱,就让别人给它放杠杆,收了别人保证金去代购,结果货物卖出自己拿了钱,填补平台上各项开销还不够花的。”

  记者了解到,米钢网的核心用户大多是在钢云成立前就已经有业务往来的老客户。钢云的前身是朱志生创立的上海宝粤实业有限公司,这家成立于2009年的公司早年积累了一定资源。据钢云电商老客户反映,其实搬到线上后和在线下时差不多,依然是和业务员联系,只不过最终成交改成在手机或者网上下个单,“有时我嫌麻烦,这个单也是让业务员下的。”

  而当初记者在钢云电商总部现场采访工作人员时,也几乎没人清楚企业的运作模式或系统开发。一些人表示公司打算重新开始,一切还要听老板安排。

  回顾钢云两年多的发展历程,不难看到朱志生步步为营的野心。钢云电商诞生于被称为“钢铁电商元年”的2013年,当时旗下已经拥有上海米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即米钢商城。2014年9月,钢云正式开始线上交易,同时迅速在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挂牌。而当时,国内运营和在建的钢铁电商项目也不过四五十家。

  一份商业计划书显示,到2015年,钢云与业内龙头找钢网、钢银相比,虽然员工规模小了很多,覆盖区域和企业估值也远小于这两家,但日交易量已达1.3万吨,而当时找钢网、钢银日交易量在4万-5万吨。

  2015年6月,钢云电商和招商证券签订了新三板上市保荐协议。同年,公司旗下又先后成立了江西钢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湖南米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根据规划,钢云电商在2016年销量增速会达到10%,全年线上交易量达840万吨,并实现盈利,到2017年有望突破1440万吨,预计净利润超过1个亿。

  由于坚信钢铁电商市场的爆发性成长,钢云创始人为此下了重注。而这个行业趋势,他也的确没有看错:作为同行和竞争对手,行业老大钢银今年3月份时的日交易量已突破14万吨。随着商业模式的成熟,熬过亏损期的平台甚至开始盈利。然而,钢云电商却因过度膨胀的野心以及承担了与实力不符的风险,最终资金链断裂、引火上身,就如同一部电影里的经典名言:“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

  “踏踏实实干,做与自己实力相符的事情。”这是一位经历数载沙场打拼的钢铁电商老将能想到的一句忠告。而这,或许可资国内更多“钢云们”镜鉴。